IOL 度数计算公式

IOL计算公式阐述

在规划白内障手术时,治疗成功的关键之一是选择正确的人工晶体(IOL)度数。1 为获得目标屈光度,必须根据眼的解剖学和光学参数选择晶体度数。2 在大多数情况下,目标屈光度是正视。但在某些情况下,根据患者的具体需求和要求,可能会需要其它目标屈光度,例如在一只眼中保留一定程度的残余近视(单焦晶体)。3 IOL计算中非常重要的参数之一——特别是在无临床症状的近视中——是眼轴长度(AL)。眼轴长度是联合了前房深度(ACD),晶体厚度和玻璃体腔深度,可以将IOL度数改变2.5至3倍。[Meng 2011, Eyewiki] 角膜度数是IOL度数测定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角膜曲率测量(K)测量的是角膜曲率半径。角膜是覆盖虹膜,瞳孔,前房上的透明组织,占全眼屈光力的三分之二左右。角膜度数的变化可以以近1:1的比例改变IOL度数。除眼轴长度和角膜曲率测量外,根据使用的公式类型,可能还需要的其他参数是术前ACD 5和角膜白到白距离(WTW;也称为水平角膜直径)。6 前房是虹膜和角膜最内表面之间充满液体的空间,而WTW距离是角膜缘边界之间的水平距离。

什么是有效晶体位置?

术前无法测量的唯一参数是手术后IOL "稳定下来"的位置,也称为有效人工晶体位置(ELP)。该参数的预测最初由IOL制造商以A-常数的形式进行。A-常数是一个经验值,与特定的晶体设计相关。之后这个常数通过统计学方法优化,反映患者特定术前生物学测量的变化,同时也包括了手术者的因素。如果晶体无限薄,ELP则被定义为角膜前表面和晶体平面之间的有效距离。4,5 由于眼轴长度和角膜度数测量的准确性已得到广泛 证实,因此ELP被认为是白内障手术后屈光可预测性的主要限制因素。7 过去30年IOL度数计算的改进无疑是ELP变量可预测性提高的结果。

近年来已经开发出了用于ELP估计的数学公式,其中大多数基于近轴光学(图1)。2,4 这些公式需要一些眼部参数,并且医生应该了解预期的目标屈光度。2,4

IOL公式之间有何区别?

有很多已发表和未发表的IOL公式。最常用的公式基于两个测量,AL和K,以及单个IOL常数8 (Holladay 1,9 SRK/T10 and Hoffer Q11)。ACD的预测(相对于AL的增加而增加)基于初始数据集和通常较大的数据集;从这些数据集可以导出公式。但是,预测模型中并不包括单个ACD测量值。因此,Haigis公式使用三个测量值——AL、K、术前ACD以及三个IOL常数a0、a1和a2。12 Olsen公式基于两个额外的测量——术前屈光和晶体厚度,及一个IOL常数;而Holladay 2公式基于七个测量,包括患者年龄和水平WTW测量。1,5 最后,Barrett公式使用理论模拟眼,这个模型中ACD与AL和K有关。此外也由A-常数和“晶体因子”之间的关系确定。IOL平面的位置是一个相关的变量。13

SRKI/II, SRK/T,
制造商

Holladay 1

Hoffer Q

Haigis

A-常数

sf (手术因子)

pACD

a0, a1, a2

哪种公式用于哪种长度的眼?

对于22.5至24.5 mm的正常眼轴长度的眼,大多数公式都适用,差异极小。在1993年11和2000年,14 Hoffer进行了研究分析哪个公式对长眼轴或者短眼轴更准确。研究得出的结论是,Hoffer Q公式在短眼轴眼(AL <22.0 mm)中可提供最可靠的结果,而SRK/T公式在长眼轴眼(AL>26.0 mm)中最佳。11,14 最近,在8,108只接受白内障手术的眼的数据库研究中,发现Hoffer Q公式在短于21.00 mm的眼中提供最佳的屈光结果,而Holladay 1和Hoffer Q公式对于眼轴长度在21.00mm和21.49mm之间的眼同样可靠。15 同时还发现,尽管Hoffer Q,Holladay I和SRK-T公式给出了相当的屈光结果,但Holladay 1公式对于23.50 mm和25.99 mm之间的眼的表现可能稍好一些。14 最后,作者发现,对于AL为27.00 mm或更长的眼,SRK/T公式的表现明显更好。15 Barrett II公式适用于高度近视的眼,而其他研究已证明了Haigis公式在极度远视眼中的高度准确性。16 ,17 见图1。

总之,可以使用多种公式进行IOL度数计算。根据临床研究,SRK-T公式推荐用于相当长的眼,而Hoffer Q公式推荐用于相当短的眼。Holladay 1和Hoffer Q公式同样适用于AL在21.00 mm和21.49 mm之间的眼,而对于眼轴在23.50mm和25.99mm之间,Holladay 1似乎比Hoffer Q 更准确。第四代公式,如Barrett,Haigis或Holladay 2公式,对于ACD与AL之间无比例关系的有优势,因此应在整个眼长范围内提供最高的精度。

IOL度数计算公式

哪种人工晶体(IOL)计算公式能最准确地预测有效人工晶体位置(ELP)是一个广受争议的话题。本节将简要向您介绍最新一代旋转对称IOL设计公式的理念(不包括激光后视力矫正眼)。此外,列出了用于ELP预测的每个公式的参数以及根据各种来源针对不同眼球类型的公式的推荐。

Barrett

Barrett Universal 2公式使用了理论模拟眼,其中前房深度(ACD)与眼轴长度(AL)和角膜曲率测量值相关。A-常数和"晶体因子"之间的关系也用于确定ACD。19 Barrett公式与其他公式之间的重要区别在于IOL的主折射平面的位置被保留为公式中的相关变量。

用于ELP预测的参数

AL、角膜曲率、ACD(可选)、晶体厚度(可选)、白到白角膜直径(可选)。

推荐的眼球类型

对于短眼轴眼,建议使用Barrett公式。20

访问网站

Haigis

Haigis公式计算IOL度数基于三个变量(a0,a1和a2)。a1 常数与测量的ACD相关,而a2 常数与测量的AL相关联。这就允许使用双回归分析针对各种AL和ACD优化所有三个常数。

用于ELP预测的参数

这些是AL和ACD。

推荐的眼球类型

Haigis (仅优化了a0):正常眼20
Haigis (优化了a0, a1, a2 ):短眼—长眼20,*

Hoffer Q

Hoffer Q公式依赖于个性化的ACD、AL和角膜曲率。个性化ACD(pACD)来源于特定的IOL类型,包括(1)随AL增加而增加ACD的因子、(2)随角膜曲率增加而增加ACD的因子、(3)缓减极长和极短的眼中ACD变化的因子以及(4)添加到ACD的常数。21

用于ELP预测的参数

这些是AL和角膜曲率。

推荐的眼球类型

根据皇家眼科学会的指南,Hoffer Q公式应该用于<22mm的眼。22
 

Holladay 1

Holladay 1公式使用术后稳定屈光值、植入IOL的屈光度以及术前角膜曲率和AL测量值来计算个性化手术因子。因此,手术者因子被定义为从术后虹膜前平面到IOL有效光学平面的距离。与其他常数一样,手术者因子实际上并不是测量值,而是代表特定医生之前经验的数字。23

用于ELP预测的参数

AL和角膜曲率。

推荐的眼球类型

推荐将Holladay 1用于24.6 mm—26.0 mm之间的眼。22
 

Holladay 2

Holladay 2公式在概念上基于Holladay 1公式; 不过它使用七个参数来预测手术者因子。AL、角膜曲率、ACD、晶体厚度、年龄、白到白角膜直径和术前屈光数据。Jack Holladay尚未透露该公式的具体工作原理。

用于ELP预测的参数

这些是AL、角膜度数、ACD、晶体厚度(可选)、年龄(可选)、白到白角膜直径(可选)、术前屈光数据(可选)。

推荐的眼球类型

Holladay 2公式推荐用于短—长*眼。20

已经证明*W-K调整可以将低正负度数范围内半月板IOL设计的使用范围从"短—正常眼"扩展到"短—长眼"。24

SRK/T

SRK/T公式是一种计算IOL 度数的理论(T)方法,基于SRK经验公式下,使用现有的A常数和优化方法。SRK/T模型的经验优化方法主要包括(1)术后ACD预测、(2)视网膜厚度校正因子以及(3)角膜屈光指数。25

ELP预测的参数

AL和角膜曲率。

推荐的眼球类型

SRK/T公式应该用于大于26mm的眼。对于22.0—24.5 mm的眼,应该组合使用Hoffer Q、Holladay 1和SRK /T。22

SRK I 和 SRK II

SRK I和SRK II公式已过时,不应再使用。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