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 - 发扬诺贝尔精神 延续诺贝尔传统

延续诺贝尔传统

诺贝尔奖获得者

Robert Koch,1905 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

Koch 是现代细菌学的奠定者。十九世纪八十年代,这位乡村医生发现了引起肺结核和霍乱的病菌。在一封给卡尔·蔡司的信中,Koch写道:"我成功的一大部分原因应归功于您出色的显微镜"。1904 年,他获赠第 10000 枚蔡司物镜,一枚浸液物镜。

Santiago Ramón y Cajal 和 Camillo Golgi,1906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Santiago Ramón y Cajal 是一名西班牙神经学家和组织学家。他与意大利物理学家和科学家 Camillo Golgi 共同获得了 1906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以表彰他们对神经系统结构研究作出的突出贡献。Cajal 使用了当时先进的仪器设备,其中包括一台蔡司显微镜。

Allvar Gullstrand,1911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瑞典眼科医生 Allvar Gullstrand 是现代眼科奠基人之一。凭借在眼屈光学方面的贡献而获得 1911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与 Moritz von Rohr 合作开发了屈光器。屈光器以科学原理为依据,通过透镜来校正眼睛的屈光。

Richard Zsigmondy,1925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Zsigmondy是一名哥廷根的教授,他在胶体化学方面的研究具有开创性的意义。他于 1903 年发明了超微显微镜,在1918 年和 1922 年又分别发明了两种镀膜滤片。超微显微镜可以看到亚显微颗粒的线性延伸,而这是普通显微镜的分辨率无法匹及的。

Frits Zernike,1953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1930 年,这位荷兰物理学家在用反射光栅做实验时观察到每种射线的相位,并致力于将这一现象应用于显微镜。他与蔡司共同合作,于 1936 年研制出第一台相差显微镜原型。这一技术避免了化学染色对细胞的影响,从而使得对活体细胞观察成为可能。

Manfred Eigen,1967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Eigen是一名分子生物学家,也是德国哥廷根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主任。他发明了一种可以跟踪超快速化学和生化过程的方法。通过与瑞典同事 Rudolf Riegler 以及蔡司的合作,Eigen于 1993 年成功研制出第一台商用荧光相关光谱仪 ConfoCor。

Erwin Neher 和 Bert Sakmann,1991 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

与 Sakman 教授一起发现了细胞间通信的基本机制。他们的研究包括使用膜片钳技术对离子通道进行电生理检查。

Christiane Nüsslein-Volhard,1995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德国生物学家 Nüsslein-Volhard 使用蔡司显微镜研究胚胎发育的遗传学控制。她研究的重点是解释人类和动物是如何从一个卵细胞发育成复杂的生物体,并探究其基本机制。

Günter Blobel,1999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Günter Blobel 发现了蛋白质如何在细胞内转移和定位。他的研究有助于更深入地了解一些由于缺乏蛋白质转移而引起的遗传性疾病。Günter Blobel 在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工作期间使用了蔡司显微镜,如 Axiophot 和 Axiovert。

 

Ahmed H. Zewail,1999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作为 1992 年蔡司研究大奖的得主,他一直从事飞秒光谱领域的研究工作,并以高时空分辨率在单个分子内直接观察非常快速的化学反应。Zewail 因其在飞秒化学方面的开拓性研究而获得 1999 年诺贝尔化学奖。

Eric A. Cornell,2001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美国物理学家 Cornell,与同伴 Carl E. Wieman 于 1995 年共同合成了第一个玻色-爱因斯坦凝聚。因此,Cornell、Wieman 和 Wolfgang Ketterle 三人共同分享了 2001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此前,Cornell 还曾获得过蔡司研究大奖。

Sir Paul M. Nurse、Leland H. Hartwell 和 Timothy Hunt,2001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Nurse、Hartwell 和 Hunt 三名科学家率先发现细胞周期的关键分子调节机理 - 细胞生长与增殖。

Sydney Brenner、H. Robert Horvitz 和 John E. Suiston,2002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Brenner、Horvitz 和 Sulston 发现了 Caenorhabditis elegans 线虫内基因对器官发育和程序性细胞死亡(凋亡)的调控机制。

Craig Mello 和 Andrew Fire,2006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美国生物学家 Mello,现任美国马萨诸塞大学医学院分子医学教授。因在核糖核酸(RNA)干扰机制方面的卓著研究成果,与 Fire 博士共同获得 2006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1998 年,他们在《自然》杂志上共同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微小 RNA 片段是如何在细胞产生蛋白质前诱导其摧毁基因信使 RNA(mRNA) - 即抑制特定基因表达的。自 2000 年起,Mello 成为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的一名研究员。

Harald zur Hausen,2008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物理学家 zur Hausen 一反传统教条,坚持认为病毒可能引发癌症。他因证明其理论和反对医学教条的精神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Harald zur Hausen 在研究工作中曾使用过蔡司透射电子显微镜。

Osamu Shimomura、Martin Chalfie 和 Roger Tsien,2008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Osamu Shimomurain 美国马塞诸塞伍兹·霍尔海洋生物学实验室(MBL) 名誉教授, 凭借其在绿色荧光蛋白(GFP)发现和发展性的研究成果与另两名美国科学家共同获得 2008 年诺贝尔化学奖:哥伦比亚大学的 Martin Chalfie 和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 Roger Tsien。他们因发现绿色荧光蛋白(GFP)及其在细胞生物学中的发展和应用而共同获得此项殊荣。通过 GFP 荧光,可以直接在活体细胞、组织或生物体内观察其他蛋白质的时空分布,从而奠定了现代荧光显微技术的基础。

Andre Geim 和 Konstantin Novoselov,2010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Sir Andre Geim 是曼彻斯特大学的一名物理学家。2010 年 10 月 5 日,Geim 与俄罗斯物理学家"凭借在二维材料石墨烯方面的创造性实验"共同获得 2010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Dan Shechtman,2011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Dan Shechtman,70 岁,以色列海法理工学院材料科学系教授。他凭借"对准晶体的发现"获得 2011 年诺贝尔化学奖。准晶体材料应用范围十分广泛,可用于制造精细仪器的坚固钢材,电线和烹饪器具的不粘绝缘层。

 

照片:知识共享“署名 2.0 未本地化版本”许可协议授权 / 格莱斯顿研究所 / Chris Goodfellow

Sir John B. Gurdon 和 Shinya Yamanaka,2012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Sir John B. Gurdon,79 岁,英国剑桥大学格登研究所发育生物学家。Shinya Yamanaka,50 岁,日本物理学家和肝细胞研究员,目前供职于日本京都大学和美国旧金山格莱斯顿研究所。
他们凭借"发现成熟细胞可以被重新编程为多功能的干细胞"而获得 2012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不久的将来,干细胞可用于替代受破坏的组织。
Gurdon 在研究工作中使用了蔡司共聚焦显微镜。Yamanaka 则借助蔡司激光显微切割系统无污染地提取遗传物质。蔡司显微镜事业部与他合作共同编撰了 LCM 应用指导手册。

照片:版权 M. Staley/HHMI、B. Schuller/MPI 和 K. Lowder/Wikimedia

Eric Betzig、Stefan W. Hell 和 William E. Moerner,2014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三位获奖者在超高分辨率显微技术方面的杰出贡献,使过去十年间的科学研究得到了开创性的突破。诺贝尔委员会借助此奖项对超高分辨率显微技术应用于科学研究的重要性给予了肯定。蔡司的专利技术光激活定位显微技术( PALM),由 Eric Betzig 和 Harald Hess 共同研发,并结合蔡司的 ELYRA PS.1 超高分辨率显微系统,成为一项用于单分子定位的超高分辨率技术。

照片:版权 D. Bishop/UCL & G. Mogen/NTNU

John O'Keefe、May-Britt Moser 和 Edvard I. Moser,2014 年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John O´Keefe、May-Britt Moser 和 Edvard Moser 三人的发现,解决了让哲学家和科学家苦恼了几个世纪的难题 – 大脑如何构建出周围空间,以及如何让我们在复杂的空间中实现定位?May-Britt 和 Edvard 在发现和研究神经系统的”网格细胞“时,使用了多种蔡司光学和体视显微镜。